您的位置: 镇江资讯网 > 体育

憲法權之爭加深埃及社會裂痕

发布时间:2019-11-09 02:23:29

宪法权之争加深埃及社会裂痕

2012年12月15日和22日,埃及新宪法草案公投按地域分两个阶段举行为确保公投顺利进行,埃及军方出动12万名士兵维持秩序埃及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称,新宪法公投是埃及走向稳定的开端;世俗的自由派反对者则表示,新宪法过于遵从伊斯兰教法,难以保障埃及人民的自由埃及反对派联盟全国拯救阵线起初决定抵制公投,后来改变主意,同意参加公投,但号召人民投反对票埃及动荡后举行的第一次宪法草案公投,见证了各派势力的又一次博弈与较量(《半月谈》2012年第24期)

宪法权之争引发政治危机

2012年11月22日,埃及总统穆尔西颁布新宪法声明,规定总统有权任命总检察长,强调在新宪法颁布及新议会选出前,发布的所有总统令、宪法声明、法令和政令均为最终决定,任何方面无权更改这项声明因为赋予总统近乎绝对的权力而备受争议新宪法声明公布后,埃及多座城市爆发反对宪法声明和支持宪法声明的大游行,多个城市发生暴力冲突

11月30日,新宪法草案由埃及议会选出的制宪委员会投票通过这一草案分为国家与社会、权利与自由、国家权力机构、独立机构和监督机构、最终条款和过渡条款五章,规定伊斯兰教法原则是立法的主要来源

之后,埃及各地穆尔西支持者与反对者的冲突仍在持续12月5日晚,开罗总统府附近的冲突导致至少6人死亡,700多人受伤由于抗议声日趋强烈,穆尔西总统12月9日做出让步,废除11月22日推出的扩权宪法声明,但仍然坚持12月15日开始举行新宪法草案公投新宪法声明风波成为穆尔西2012年6月上台以来面临的最大政治危机世俗主义者与伊斯兰主义者的对峙,使埃及再次走到了动荡的边缘

穆尔西来自穆斯林兄弟会下属的自由和正义党,他通过宪法声明所保护的制宪委员会,绝大多数成员来自伊斯兰宗教势力与之针锋相对的最主要力量,是世俗的自由派政党,他们的宗旨是按照世俗化标准制定宪法和改造社会,因此要取消宪法声明,重新组织议会和制宪委员会除了自由派政党,前政权的势力和科普特教派代表也是反对伊斯兰化的强硬派科普特教派代表担忧伊斯兰宗教势力继续增强,会进一步侵害少数民族的权利,因此要求删除宪法中伊斯兰教法原则是立法来源的条款

这次冲突表面上是宪法权之争,实质上却是宗教势力和世俗自由派两大阵营对国家未来政体走向的一次博弈和对决,即埃及将来是用严格的伊斯兰教义来管理社会,还是用世俗化标准制订宪法、塑造国家宪法权之争由此成为埃及政治转型期各种矛盾的集中体现,这些矛盾既包含总统和司法部门的斗争,也有埃及社会宗教势力和世俗自由派的博弈

宗教势力扩权面临制约

埃及2011年2月发生的大规模示威在带来变革的同时,也造成了埃及社会各阶层的分裂在权力和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中,这种分裂不仅没有弥合,反而还在不断扩大,这是造成该国示威不断、动荡难平的根本原因

一方面,穆兄会、萨拉菲派等新掌权的宗教势力与原来穆巴拉克阵营的残余力量之间存在斗争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后,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宗教力量强劲崛起,但埃及旧有利益格局并未彻底改变大批前政权的支持者与穆尔西等政坛新人互不买账、互相掣肘穆尔西上台后解除国防部长坦塔维职务和撤换总检察长马哈茂德就是双方交锋的具体体现

另一方面,宗教势力和世俗势力存在对立宗教势力把持着制宪委员会,在宪法草案中将伊斯兰教法原则定为立法依据的主要来源,这引发世俗势力对保障妇女和科普特教徒权利的担忧

穆尔西所接手的是一个政治分裂的国家,腐败、贫穷、高失业率和安全问题时刻困扰着这个国家他要推行新政,必然要打破现有利益格局,重新调整社会关系这意味着穆尔西及其政党必须致力于民族和解,与反对派建立沟通桥梁但是,以微弱优势上台的穆尔西上任6个月来,不仅没有消除反对者的成见,反而令不少原来的支持者丧失信心更重要的是,穆尔西至今没能推动埃及政坛形成统一的政治议程或理念

在这种情况下,急于做事的穆尔西希望通过集权迅速摆脱困局,按照自己的日程表加快改革进程,穆尔西背后的穆兄会也试图大权独揽,强行通过新宪法草案但是,穆尔西没有想到,世俗自由派和埃及司法界的反应会如此强烈,也没有想到埃及民众对集权化举动本能地怀有反感和抵触情绪

埃及期待稳定

迄今为止,安全和经济问题仍然困扰着埃及自政局动荡以来,埃及公共安全不断恶化谋杀、绑架、汽车偷盗案数量不断上升,武器泛滥成为最大的安全隐患经济方面,超过40%的埃及人生活水平在贫困线以下,国家经济每况愈下国外投资的撤出、大量工厂的关闭和持续的工人罢工使得埃及经济受到重创,超过一半的外汇储备已被侵蚀

随着两股势力新一轮的激烈较量,埃及初现复苏的旅游业又遭打击,外资抽逃,游客止步;埃及股市损失严重,给脆弱的经济带来新的冲击恢复稳定、改善民生和保证国家顺利过渡本是埃及各方利益的最大交集,如今却因宪法权之争而被搁置一旁

分析人士指出,埃及新宪法草案公投或许难以从根本上缓和各派在权力分配上的分歧,也无法解决长期积压的社会民生问题由于伊斯兰宗教势力与世俗自由派几乎势均力敌,两派的矛盾和分歧一时难以调和,公投后的埃及局势恐怕仍难以稳定建立民主和现代国家是一代埃及人的挑战而如何反映各政治势力的正当诉求,实现权力平衡,建立共同认可的政治博弈规则,是当前包括新宪法草案在内的埃及政治进程的关键进行平等对话、早日结束过渡阶段才是解决当前危机的根本途径

此外,军方介入加剧了局势不确定性为维护公投秩序和安全,穆尔西12月10日晚发布总统令,授权军方可以逮捕平民,与警方协同维护社会安全和保护政府设施但在正常情况下,只有警方才有权逮捕平民埃及这个拥有8300万人口的地区大国,获得独立以来的历任总统均来自军队,军方仍是这个国家极具影响的力量,军队在此次危机中的角色至关重要埃及分析人士指出,埃及军方近期似乎有介入之意,此举或是响应世俗派别提出的发挥作用的要求,或是有军队自身希望在关键时期争取发言权穆尔西在新宪法草案公投前把军方请回台前,这让人担心埃及可能重返军人政权的老路,使政局出现更多不确定因素(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顾正龙)

腹泻工作常备用药有什么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有哪些好用的工作常备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