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镇江资讯网 > 娱乐

魔装 第一零二四章 冤家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7:43

魔装 第一零二四章 冤家

“看来……我还不算太失败,没到众叛亲离的境地。”那具白骨冷声说道,接着纵身向下扑落。

苏唐全力展动魔剑,剑光如海潮般向四周荡开,把逼近的死气卷散,接着,剑光便落在了丧钟上,发出轰然巨响

闻香翻了翻白眼,似乎是在怪苏唐下手太重,担心自己的丧钟有损伤,下一刻,她的左手向前探出,一只乌黑色的巨爪陡然在出现在空中,接着巨爪便抓向苏唐。

苏唐展动魔之翼,身形向后飞退。

“哪里走”闻香发出厉喝声,身形急扑而上,死死盯住了苏唐。

剑光闪动,钟声长鸣,两个人一追一逃,身形很快消失在弥漫着的阴风中。

阴风不但能遮掩身形,还能屏蔽灵力波动,苏唐和闻香时隐时现,看起来是在拼死相搏,实际上却是在用最快的速度交谈着。

至于大太子螭吻和那中年人,是看不出任何端倪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苏唐和闻香的关系。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唐挥剑斩向闻香,同时低声问道。

“当然是跟着主君来的。”闻香回道,随后她运转灵诀,震动丧钟,钟声陡然变得极为尖锐。

“轻点……”苏唐不由咬了咬牙,他的耳膜传来阵阵剧痛,随后道:“你怎么进了真龙一脉?”

“我只是个被人抛弃的弱女子,想在星域中求得一席之地,当然要找块头大的、能保护我的了,难道还要象在人界一样,从双手空空开始做起么?”闻香道:“真龙一脉势力那么大,是我最好的选择了”

说完,闻香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缕怒意,反手打出一道劲气,正撞击在丧钟上。

轰……丧钟发出惊天动地的轰响,苏唐被震得气血翻腾,他只得再次展动魔之翼,向远方遁去。

闻香突然张开嘴,吐出一口烟气,烟气化作万千条丝线,铺天盖地般卷向苏唐。

苏唐不想白白耗费神念,毕竟他靠着神烬才能生存,而神烬是用一点就少一点的。

但闻香似乎打出了真火,紧追不放,拳脚并施,奔涌的死气接连不断打向苏唐。

“你搞什么?”苏唐一边躲避一边低声喝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带着新相好出去了是吧?这些年一定过得很恩爱呢”闻香的攻势却越来越凶猛。

“不是你想得那样”苏唐道,随后他从纳戒中取出大衍凶铃,抬手扔了过去:“给你的”

“这是什么?”闻香探手抓住大衍凶铃,她的攻势总算停了一下。

“这是大衍凶铃,你的丧钟原本叫大衍丧钟。”苏唐道:“我听人说,凶铃丧钟本来是一套灵宝,所以我在得到大衍凶铃之后,一直没有淬炼,就是为了留给你。”

男人给女人送礼物,总归是有些效果的,尤其是在情侣之间,更何况,苏唐早得到了大衍凶铃,一直给她闻香留着,也算是一片难得的心意了。

闻香虽然还在进攻,劲风和钟声也越来越剧烈,但力道却轻了许多,而且闻香的攻击屡屡故意打向空气里,就算苏唐站着不动,也不会伤到他。

“这些年你都在哪里修行?”闻香轻声道。

“我的经历一言难尽。”苏唐露出苦笑:“走出星空后,我第一个于掉的修士就是真龙一脉的九太子椒图,没别的选择,只能和他们死磕到底了

。”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闻香又问道。

“原来是为了抢矿脉,现在则是为了于掉那个大太子螭吻。”苏唐道:“他们每少一个,我就多一分保障。”

“这样我们就变成对头了呀”闻香笑嘻嘻的说道。

“刚才那小子是你什么人?你和他好像不太一般……”苏唐闪过闻香极慢的攻势,吞吞吐吐的问道。

刚才闻香决定要站在大太子螭吻那一边,那个中年人情绪显得有些失控,有疑惑、有不解,还有几分悲愤,似乎是被一个很亲近的人背叛了。

“你说是我什么人?”闻香勃然大怒,刚才接到礼物的欣喜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探手抓向苏唐。

苏唐没想到闻香翻脸如翻书,闪避不及,正被袭来的死气沾上。

阴寒的气流立即透过他的护体神念,渗入到他的肌肤和血肉中,闻香大吃一惊,收手向苏唐扑来,随后低声喝道:“不要动”

苏唐很听话的没有动,闻香这一次探出的是右手,贴在苏唐的胸膛上,她要用生机把死气驱散,但下一刻,她脸上便露出愕然之色,随后眯起眼睛,细细的感应着苏唐的气息波动,良久,她的眼睛又蓦然瞪得老大:“你……你的身体……”

“就知道瞒不过你。”苏唐摇了摇头:“我中了天都破,当时几乎要被炸碎了,是姜虎权用神烬救了我,现在我这一口气全凭神烬吊着,等神烬耗光,我也该差不多了。”

这种事他不敢跟习小茹提及,但不会顾忌闻香,如果他死了,对习小茹而言是毁灭性的打击,而闻香会悲痛一段时间,然后就能重新振作起来。

不是说习小茹脆弱,而是因为闻香有大野心、大志向,她的意志极为坚韧,不会允许自己的心境被儿女情长所于扰。

闻香定定的看了苏唐良久,轻叹道:“你真是我的冤家……”

“嗯?”苏唐有些不解。

“我进了日月源,东奔西走、做牛做马,为的不过是一件灵宝。”闻香露出无奈之色:“现在灵宝到手,你就这样出现了,原本我这些年的煎熬,都是为了你啊……”

“什么意思?”苏唐更不解了。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阵轰响,好像那边大太子椒图与远志星主的战斗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先不说这个。”闻香侧头看向远方:“原本我只要能逃出去就好,可你已经变成了这样子……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大太子椒图的纳戒抢下来,他的纳戒可以决定你能不能熬过这一关。”

“你是指……”

“大太子螭吻曾经捕获过远古命运之树,虽然后来被人救走,但他早剥下了一些根苗,以作树种。”闻香道:“我这里有一颗树种,可你的生机已经断绝,仅仅是一颗……可能不够。”

蚌埠治疗阴道炎费用
荆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十堰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蚌埠治疗阴道炎医院
荆门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