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镇江资讯网 > 娱乐

阳世鬼差 第二十三章 地下宝物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4:45

阳世鬼差 第二十三章 地下宝物

我好奇的问什么话?书生鬼望着浓烟滚滚的林中,正色道,但凡有妖魅邪物所在的地方,十有会是宝物所在,此处聚集着如此多的黄鼠狼,绝非是偶然。

我皱眉説,有宝物吗?不可能吧,从xiǎo到大也没听説村里藏有什么宝物,再者农村的林子里藏diǎn黄鼠狼还不正常吗?

书生鬼摇头説,大人不知,五十余载前,此处没有一只黄鼠狼,五十年前的一天,我突然发现这里聚集了数十只黄鼠狼,也曾被人大肆灭杀围剿过,但到了现在依然有百只,无论如何都没有放弃这个地方,説明此处必有玄机。

我来了兴趣,就问他可知是什么宝物?他説不知,只是五十年前,村子里面突然来了两位得道高人,他们道行之高,实乃我今生仅见,或是他们在此处留下了什么。

两位得道高人?为啥也没听説过?五十年前,那时我老爹也才一两岁吧。我问他那二人叫什么,多大岁数。他説年过半百,名字却是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一个姓叶,一个姓孙,他们到了此处,归于平凡,有他们在附近的xiǎo鬼都很老实,我也不敢离得太近。

姓叶,姓孙?这让我有些狐疑,村里的叶家都是我同族之人,五十年前就年过半百的叶族人,那是我太爷爷那一辈的了,不过我太爷爷好像五十岁左右就莫名其妙的去世了,应该不是他。

至于姓孙的,那就更好找了,在我们村,就那么一家,也就是老孙,他如今也是年近半百,五十年前他还不知有没有出生,断不可能是他,思来想去也只有可能是他师父了。

“大人,你看那些妖祟已经开始逃走,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书生鬼打断了我的沉思,指着树林中逃出来的一只只夜猫大xiǎo的黄皮子,有些兴奋。

我抬眼看去,成群的黄皮子向外奔逃,想来被烟熏得耐不住了,少了它们的威胁,我就能将厉鬼擒来。

又等了五分钟,我抬脚向树林行去,吏字上的标注,那个白芒鬼魂,就在这树林正中的地方。我穿过树林书生鬼跟后,径直朝着目标而去。

当我到了那里,不像去见书生鬼那般,而是拿起勾魂链,往地上抽了一下。这一下勾魂链的力量,可透过土地,影响到鬼魂,也算是我给她的一个下马威。

我与书生鬼静静望着前方的地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仍不见厉鬼出现,但吏字显示它还在这里。正当我不耐烦还想再来一链之时,从地面露出了一个脑袋,看到这个脑袋我就是一愣,怎么会是个男人。

眼前这人,不,应是鬼魂,他面相平平,探出脑袋xiǎo心翼翼的看了看,待看到我手中的勾魂链时,面孔变了变,从地面升起,身穿的是八十年代的蝙蝠衫,霹雳服,走到我身旁握拳説,不知阴差大人驾到

,还望恕罪。

我皱眉问道,你是何人可曾看到一只身穿红衣受了重伤的女厉鬼,她危害人间,本差奉命捉拿,若敢藏匿便是同罪。

他脸皮抽搐了一下,説不敢期满大人,我叫刘福贵,祖籍圩子村,三十年前死在此,由于时辰未到不能投胎。半xiǎo时前,那女鬼突然到来,霸占了我地方,并带来了大批的黄鼠狼,我见机不妙,就躲在地下,方才浓烟一起,她附在其中一只黄鼠狼身上,逃走了。

我听后,眉头皱得更深。吏字上只显示了一个白diǎn,现在看来就是他,那就是説,女鬼没有显示在吏字上,这怎么可能,只要是鬼魂都不应该逃脱吏字的探测。

抑或者説,女鬼根本就没来过这里?

我心中一动,转头看向正四处观望的书生,肃声问道,你真看到那女鬼奔来此处了吗?书生鬼呆了一下,苦笑道,大人,我方才就説了,只是感觉到有鬼魂从我那里掠过,并没有看到,是与不是,我也不知。

我转过头,又问那刘福贵:“你确定女鬼方才来过?”他説千真万确,我xiǎoxiǎo鬼魂,不敢欺骗大人。

这就奇了怪了,难道女鬼有什么东西,可以躲避吏字的侦测?不过黄鼠狼们都在这里,倒也説得过去。我説既然如此,那就没你什么事了,回去吧。

説完,我转身就要走,却被书生鬼叫住。我转身,对他説,今天多谢先生了,只是那女鬼还未抓到,我还要去追捕,先生就不必跟着我了,回去吧。

书生鬼却急忙説:“大人且慢,方才xiǎo生之言,大人可还记得?”我怔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他説的是宝物之事。

书生鬼含笑走到我身边低声道:“大人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看一看,这其中是何宝物呢?也好让xiǎo生开开眼界。”

听到宝物,説不动心是假的,加上他的引导,我心里好奇之意更重,不过女鬼未除尚且关乎我与老孙的性命,怎能为了这个浪费时间,宝物明天也可以来取。

我对书生鬼説,我已是鬼差之体,宝物得来也无用,不看也罢。你若是想看自己去看便是,现在黄鼠狼已被驱除,无物阻你。

书生鬼有些愕然,好似对我这种见宝物却不取的想法,很诧异。愕然之后,他对我拱手道:“大人真是高风亮节,两袖清风,得宝物而不取,天下有几人能做到,xiǎo生佩服佩服。如大人所言,我也已是鬼魂之体,看了也只是徒增念想,就此别过,大人切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告辞。”

我拱手説断不会忘。目送他离去后,我又问刘福贵,这里是否真有宝物。刘福贵説地下十米处,埋了一个锦盒,但上面有符印,我无法靠近。

我diǎn了diǎn头,请他告诉我那女鬼附身的黄鼠狼往哪个方向去了,他指了指东方,我谢过之后,就向东方追去。

而我不知的是,书生鬼在我离去之后,又再度回返,至于为了何事,更无人知晓。

我一路向东疾驰,东面是荒郊野地,黄皮子钻入其中,实在难以寻找,过了一个xiǎo时后,我仍旧毫无头绪,正当我准备寻找到天亮的时候,手中吏字预警,有人挪动了我的身体。

吏字这样向我预警,还是第一次,只有我的肉身被拖动了,它才会通知我,向上次夏千樱替我做急救,也没有预警。不过我也没有太过担心,多半是被老爹发现,以为我快挂了。

生怕他老人家担心,无奈之下,我只得放弃了这次机会,转了方向,朝家里奔去。还未进家我就听到老妈伤心欲绝的哭声,等我进了家里,就看到老爹背着我老泪纵横,正向门口走去。

我想也不想,就回了魂,过了十几秒钟,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出了家门。我挣扎了一下,明显感觉到老爹身子一僵,停下了脚步。

我装作睡眼朦胧问老爹,这是干啥,吵到了我休息。老爹将我放下来,摸了摸我的脸,又试了试我的鼻息,惊喜的説枫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疑惑的説,我怎么了?本来就没事啊,还有老妈,你哭什么啊?老爹説,你这熊孩子,刚才没了呼吸没了心跳,可把我跟你妈吓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一脸无辜的説,你们误会了,我那是在练功,您老不也知道,我现在是正统大派的弟子,林锋是我师父,他教我的这个龟息功法,能够修行。

老爹啧啧称奇,説原来真有这种功夫,真神奇啊,不过你这个王八羔子事先也不跟我们説声,想吓死你亲爹啊?

佳木斯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邵阳治疗男科医院
保定治疗盆腔炎医院
佳木斯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邵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