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镇江资讯网 > 娱乐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拼

发布时间:2019-09-25 13:44:16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拼

“好臭的一张嘴,报上名来!”灵犀上下打量着对方,

“在杀死你之前,我会先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屠夫营霍一魁,一介女流休要欺我剑盟无人!”

“终于出来一个像样子的对手了,看起来这个叫左驹的在天盟中地位超然,这么多人舍掉自己的小命,也要挡在我们前来找死,非常好。”

“小娘们,你是不是看上我们左军师啦,这么不依不饶的想见他。”灵犀对着身后的人说道:“你们杀进内院去,这个人我会拦住他。”天鬼营的武者直接超前冲了过去,霍一奎瞬间动了起来,朝着距离最近的一人扑过去。

他的武器是一块很大的金轮,两边扁平,锋利如刀,弯如钩牙。灵活多变,可近战可有远攻,可当做盾牌。

使用这种武器的人很少,武器复杂修炼起来自然也难。霍一魁的速度要远远胜过对方,嗡的一声,金轮急速转动着被抛射了出去。

灵犀提剑贴上来,想把金轮一剑给劈碎,时机把握的刚好,可这儿金轮就跟长了眼睛似的,随意地一绕,躲闪了过去。

灵犀扑空,攻击不中断,一个反手撩剑,直刺对方的咽喉。霍一魁一个后仰躲开了,两人砰砰砰连对了三拳。

不远处响起一声惨叫。天鬼营的一人刚蹦到墙头上,金轮从背后直接切了过来,他的反应不慢,长刀一挥打算把它拍落在地。

却忽略了它锋利的程度,切金断玉,旋转的高速让金轮的威力发挥到了最大。

看上了两柄武器撞击只是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便断了,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金轮起码已经旋转了十圈以上,反复割在同一个地方数下。

随着刀刃断裂,黑衣人的脑袋也被削断,无头的身躯抽出了两下便栽落在地。

金轮回到他手上,霍一魁用作盾牌超前狠狠地一拍,数道剑气直接蹦散,这一下很重,逼的灵犀跳起,一脚踩在轮面上,借力朝后退开了六七米。

霍一魁的攻击体现在一个诡异上,他的手腕连同快速翻转金轮,朝着身后的一个方向再抛出去。

又是鲜血飞溅,再杀一人。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阻挡住同时行动的多个人,还是有几个成功冲进了内院,想要冲进内院的人虽说距离不远,还没进去的也不敢继续再冲了,立刻躲到了掩体后面。

那道金轮来势太快,根本挡不住。这时候飞虎营仅存的几个人也跑过来拦截,这些人的实力倒是不怎么样,就是武器都带毒,天鬼营这群人穿越铁线森林几乎把随身携带的解毒和治疗物品都用掉了。

要是医疗物品还在,哪里会顾及这个。石头看到冲进来的三名敌人,看着一旁的樊氏兄弟,

“樊武、樊勇,是你们两个上,还是我上,只要不是那个用剑的臭娘们,老子可不怕!”

“其中有一个是圣域武宗,你一个刺客就别逞强了,守好大门,我们俩兄弟去。”

“行,可别死啦,死在霍老大前面,可是很丢人现眼的。”石头哼哼道。

“去你的吧!就是再多一倍人,我也不在乎。”屠夫营这帮人一个比一个疯,打起来根本不要命,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闲心开玩笑。

内院外,大树倒塌、假山炸裂,一男一女打的不可开交。灵犀被面前这个大汉被拖住了,虽然自己始终掌握着主动权,还赢了几手,但带来的伤害不足以致命。

这个人比弗西要厉害,他的防御不比弗西差到哪里,却又远胜于他的灵活。

“拖下去怕是会夜长梦多……剑盟里这样高手全称之内一只手应该数的过来了。”灵犀站定,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生鳞,开!”每一次开启魔龙之力,对身体都会有一定的附和和损伤,但这个时候了早都抛到了脑后。

霍一魁可是一点都没藏拙,一上手就是全力以赴,谁能想到这个冷面女人竟然还藏着这样一个大杀招没有用。

灵犀的连招剑,霍一魁已经感觉到刺痛了,剑气的流速都变快了不少,他只能挡住大部分伤害,而且每次格挡都会被震退几步。

女人跳跃起来向下劈斩的时候,他仿佛在眼中看到一座山砸下来。咔嚓!

金轮承受的伤害已经达到了极限,如同脆皮的鸡蛋壳一样碎成了数块,剑的劈斩继续向下移动,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啊啊啊啊!”霍一魁狠狠地抛飞出去,左臂不翼而飞,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弹起来,再砸在小树上,树干直接裂开,贴着地面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砰!从天上一直箭打下来,打在灵犀身上,直接被从体内迸射出的紫气弹飞出去。

她仰起头,连续挥剑,剑气直窜上去,彻底包围了那名飞虎营战士,轰的一声发生了小范围的爆炸。

只剩下一团黑烟,人和鹰兽已然化作了飞灰。灵犀大步走到已经倒地不起的大汉跟前,

“不是说好要宠幸我的吗?就你这样三脚猫的功夫,连舔我的脚趾头都不配。”

“哈哈哈……”霍一魁这个时候了竟然还笑得出来,

“女人如虎,这句老话看来不仅仅只是说在床上凶猛……终于见到一个彪悍的女人,你赢了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拼

。我还以为内环的女人,生下来就是给男人生孩子的工具,身份再高贵的也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妓女!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可怜的女人……”

“你的故乡在这儿?”

“是啊,我小时候就成了乞丐,偷窃、行骗,什么坏事都干,只为了填饱肚子。离家数十年,能死在故里,也很好啊。”

“我留你一个全尸。”

“不要指望我会感激你……”灵犀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干脆利索,霍一魁没有一丝的挣扎,哼了一声便不动弹了。

前面再也没有能够阻挡她的人,提剑走进内院,屠夫营的那对樊氏兄弟已经成了冰冷冷的尸体,敌人的数量多达十人。

石头想带走左驹已经来不及了,敌人从四面八方冲进来,他拼死了两个,也终于在不甘中倒下。

当屋门要被踹开的一刹那,两道人影从天而降,一男一女,攻击凌厉,冲到屋前的不到一分钟就死光了。

蓬轩一手提刀,一手把生擒的敌人脖子拧断,随手一扔。更出人意料的是——随着大军出战的夜姬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如何去广州建国医院
如何到广州建国医院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看病怎么样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评价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