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镇江资讯网 > 育儿

道友记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宗门乱—五道口,宗门聚义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7:15

道友记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宗门乱—五道口,宗门聚义

人走茶凉。

看着几案上的残茶杯盏,古娜拉微微出神。

从弟弟的坚定的举止和眼神中,古娜拉仿佛看到了一位新的王者。王者之所以成为王者,因为他太过爱惜自己的生命,只有将自己的生命看得比世间任何事物都重要,都宝贵,才能站在世间所有生命的顶端,更别说是已经烟消云散的姐弟之情。

古娜拉略感凄凉的回想起草原寒风中眉头坚毅,挥动马刀,一下又一下劈砍木桩的男孩。

那时她还是一位温柔的姐姐,但此时再也回不到那时。她知道,在她说喝茶的瞬间,惜命古玄月已经断定茶里没有毒,并且命令自己做出最快的决断,一口饮下。

杀伐决断,内心强大而稳定的人间帝王就该是这个样子。如今的天下,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共只有两个真正的王,一个在西域罗刹鬼国,一共在中土郢都;一个是垂垂暮年,一个是稚嫩天子。王位延续,权力更迭,乃是世间的不二规律,不知道罗刹鬼王死后,如果更加年轻,更加雄才大略的皇子继位,天下间的形势将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古娜拉陷入少有的沉思,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想过这些大事。天下,家族,大义,仇恨,这所有的一切都及不上赵小红给她的稳定和平淡,想这些,太累。更累的是那一桩无法对人诉说的往事,不知不觉间古娜拉端起桌上的凉茶轻饮一口,却发现手中的茶盏是他刚才用过的。

……

淳化五年的夏末,南方修行门派开始向着云梦山麓汇聚,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引起天下公愤的仙魂门。

南方宗门之首仙剑门,也有高人出山。百里鹰扬带着他的宝贝女儿百里冰满脸傲色的行进在青山翠峰之间,他们后面几里远的山道上一匹瘦马缓缓而行,马上的青年手执葫芦,一边饮酒,一边欣赏着沿途的山川水色。

一路行一路饮,那名青年好像喝醉了一样,在马上晃晃悠悠。瘦马逡巡在只有几尺宽的弯曲山道上,一旁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马上骑坐的青年实在是晃的太厉害,让人担心一不小心会连人带马跌进万丈深渊。

悬崖的对面,同样是青翠山峰的山道上,有两名美貌的道姑。其中一名举止端庄,虽然年近四十,风韵却更加明艳动人,额头光洁,道髻高束,一双好看的杏眼里闪烁着慈悲的光芒。另一位却是青春年少,稚嫩可爱,一把道剑随便的握在手里,好像是第一次出门,犹如出笼的鸟雀,欢欣鼓舞,不时看向远近的山峦。猛然看见几十丈的对面,瘦马上摇摇欲坠的青年,小姑娘心中一抖,可爱的脸上闪过一丝俏皮,大声喊道:“对面赶路的人!小心点,不要喝醉了!”

清脆的喊声在山峰之间激起一阵阵回声,“喝醉了……喝醉了……”

瘦马残剑虽然逡巡摇晃,却依然缓慢前行,对面山峰通向少有的几个宗门,又是两名道姑的模样,坐在马上的符青山就知道她们是凌虚阁的人。依然抄起葫芦仰头灌了一口,才懒懒的回应道:“谢道友提醒!”

“这人,哼!”依然喝酒,依然摇晃,让余阿采很不高兴。

妙玉长老慈爱的看了阿采一眼,开始对她讲解享誉南方宗门的“瘦马残剑”。

对于这名入门不久的小弟子,妙玉满心欢喜,不但因为她是自己一力推荐的,更因为超出众人的修行天赋。不愧是让祖像莲花开出二十九瓣的天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达到天启中境,更重要的是,已经掌握了几种十分厉害的武学修为,现在缺少的只是历练。南方宗门齐聚仙魂门下,不仅是增长见识和阅历的好机会,更有机会让年轻人在众多宗门面前一展身手,为黯淡多年的凌虚阁增光添彩。

阿采知道了自己的好心纯属多余,不以为意,心中却更加激动,并不是因为有如此人物也要在仙魂门前现身,而是她早就听说,徐先生也正赶往仙魂门。

黑风镇的寻医论道,埠丰钱庄的朝夕相处,凌虚阁的黯然离别,阿采无形中从徐风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她急切的想让见到先生,让徐风看到自己凌厉的剑法,如果能够得到先生的认可将是她最大的快乐。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她会以最快的身法疾驰而去,可是身边有不紧不慢的师长跟随,阿采不得不亦步亦趋,掩饰内心的急切的向往。

五道口,仙魂门山门下面一个开阔的地方,五条道路在此分叉,彼此向着远方巍巍青山延伸而去。

已经有早到的宗门衣甲鲜明的昂然排立,以正义之士的形象拉开架势,准备杀向山门。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好像眼前不是三千年底蕴,功法阴险的宗门,而是一座蕴藏无数珍宝的金库,等待他们上去抢劫。

是的,大多数宗门就是来抢劫的,或者叫做趁火打劫。这些宗门当中有一些还不如仙魂门,他们的手段更加残酷,鱼肉百姓更加不堪,只不过是修行门派当中的小鱼小虾,没有仙魂门这样把丑事做的如此大张旗鼓轰轰烈烈,引起整个王朝南方的轩然大波,无数宗门的同仇敌忾。

人群从中间分开,各路修行者纷纷避让,与焚星楼同源的几个门派弟子甚至躬身行礼。

以叶修和三师兄为首的焚星楼弟子沿着避让开的道路,来到众人之前。作为第一个到场的名门大派,自然成为各宗门礼让的对象,徐风很享受这种被人高看一眼的风光,面带假的不能再假的矜持微笑,目光缓缓扫过众人,突然有一种分赃大会现场的感觉。

大敌当前,仙魂门却显得异常安静。三师兄孟顾和四师兄对视一眼,发现本来守在山门口的两名弟子也不见了,空旷山门前只留下数百级白花花的石阶,被阳光烤的炙热无比。

“众位师弟要小心行事,事到如今这仙魂门如此沉得住气,恐怕此中大有蹊跷!”四师兄说道。

叶修本来就不服修武门里的弟子,手中的枪杆向地下一砸,嗡的一声,五道口的地面都是微微一震,转身面向众人朗声说道:“仙魂门已经被吓破了胆,龟缩在山洞里不敢出战,待斩杀哪些魔人,我焚星楼与诸位共同庆贺!”

“叶师兄客气,剿灭仙魂门,我仁义宗一定鼎力支持!”一个颇有威名的宗门领袖拱手说道。

“叶兄所言极是,南方宗门同气连枝

,理当同仇敌忾!”另一个宗门弟子应道。

“我们都听焚星楼的!”一个小宗门的领袖振臂高呼道。

回应的声音一个高过一个,都是各个宗门的领袖人物和成名高手。

叶修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拉拢南方宗门的好机会,想到师父这几年处心积虑的结交,看着一个个微笑点头,恭敬致意的宗门强者,叶修有点飘飘然,感觉自己已经成为宗门长老,站在直入天际的焚星楼前,受数十万弟子的供奉膜拜。

叶修这个举动在徐风众人眼里就有点托大了,一个小小的别门首徒,论入门辈分还没有三师兄时间久,竟然在众多宗门面前放言代表整个焚星楼。更何况身边的徐风正是掌门印信的拥有者,按道理来说是正是掌门之位的天然继承者。

徐风好整以暇的抱着双臂,用臂肘捅了捅十三师兄,说道:“师兄,学着点。”

十三师兄一向寡言少语,甚至有点腼腆,但毕竟是师兄,郑重说道:“师父教导我们,修行者重在拳头,嘴皮子上的功夫耍的再好,都是虚的,那有一拳一脚、一刀一枪来的实际,师弟不要误入歧途。”

方雨桐说这些话倒是真心的,性情耿直的赵小红手下,弟子们一个个都是全心修武的好手,尤其以三师兄和十三师兄为甚。

徐风心中一热,微微摇了摇头,没有摆事实讲道理来证明很多时候一张能说会道的口舌,可抵得上千军万马。徐风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郑重说道:“师兄,这个是给你的。”

清香飘过,方雨桐知道这个锦盒里是龙血丹,徐风为此差点丢掉性命的龙血丹。

“我不……”

“好话我不听!”徐风故作潇洒的摆了摆手。

看着坚决推辞的师兄,徐风显得有些无奈,只得庄重的说道:“龙血丹是我专门夺给你的,因为当初是我提议将你加入演武之战的名单里。三师兄说的没错,仙魂门一战恐怕凶险之极,你身上的伤一直没有好,师兄不要推辞。”

场间有点安静。

三师兄、四师兄等人,甚至玄佩佩也对徐风报以惊讶和赞许的目光,好像重新认识了这个从入门以来就不断带来震惊的师弟。

修武门所有师兄弟当中,除了徐风,作为小师弟的方雨桐最受师父喜爱,天赋最高,入门时间最短,对各位师兄最是赤胆忠心。但是师兄弟们却没有想到,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徐风同样也有如此真切细腻的一面。

看着静静放在徐风手里的龙血丹,方雨桐心头一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徐风知道,为了百里冰自己一定会来仙魂门,更知道自己身上剑伤一直没好,竟然不惜重伤从演武场上夺来龙血丹给自己。虽然受过众位师兄的帮助和恩惠,却从未见过如此热血激荡的相助,也许徐风本身就是一个义薄云天之人。

“徐风给你,你就拿啊,有力气打架才是最重要的!”王德榜有点着急的大声说道。

看着徐风用命换来的龙血丹,十三师兄在众人期许的眼光中缓缓将锦盒握在手里,郑重的揣进怀里。

见方雨桐将龙血丹收起,徐风脸上立刻换上了无所谓的浅笑,这才是徐风最平常的状态。

这边的小动静被叶修看在眼里,这龙血丹说起来也是在他手上被徐风抢走的,看着演武场上阴差阳错接下自己三招的徐风,叶修说道:“徐师弟,不要害怕,等一会儿打起来,你就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攻下仙魂洞我许你更好的丹药。”

“不论是不是焚星楼的,大家都来做个见证啊,这可是我们叶修师兄说过的,仙魂门中最好的丹药可归我了!”徐风向众人道。

叶修本来想让徐风在众人面前失些颜面,没想到这厮根本就不要颜面,来个就坡下驴,脸色不由一变,心中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想实施临行前掌门的交代。

“谁要最好的丹药!口气倒是不小啊!”一个沉稳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

潮州哪家性病医院好
娄底治疗白斑病费用
湖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潮州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娄底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